暴露自己-东京之行

    时间:2018-02-09 「哗~好冷哎~」
    这是我踏出成田机场后,第一句说的话。
    「现在还是三月嘛,差不多了啦,没有下雪已经很好的了~」阿被在旁边轻松的说。
    「嗯~我宁愿下雪啦……」想起前年到北海道边泡温泉边看雪的浪漫情境,我都很想再享受一遍。
    「小芳已经是第三次到日本了吧?可以当我们的导游嘛。」说话的是我的好朋友小仪。
    首先来报告一下,这个故事发生于两星期前,由于小芳平日是超勤力的(笑)
    ,年中都没请几天假,所以一年下来,有薪假期便积存了七大天,而最近因为经济不好,老又说不放假都没钱,不放白不放,于是精明的小芳芳便乘着三月份飞机票便宜,特地拉着男朋友阿啦盘日本旅行,旅费?当然是由他付绕~哼哼。
    同行的还有小仪和她的男朋友阿昌,小仪是小芳以前当暑期工时认识的好朋友,个子比小芳小一点点,是娇小可爱型那种。至于她的男朋友阿昌则高大英俊,两人拍起来挺有趣的,而除了外型很猛外,阿昌更是当医生的哎,收入好得很,小仪只是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小芳他们去日本玩啊,不如一起去?」阿昌便一口答应了啦,哪像我……
    说起来,阿昌的确是小芳喜欢的类型啦~

    由于三人当中只得我有去过日本的经验,于是顺理成章地我就成了大家的向导,不过说实在的其实我也只是去过东京一次而已,连JR的路线图也不会看,试问又怎样当领队呢?不过也没关系吧,反正就从没有听过香港人在日本迷路会死的啦~不怕不怕~
    从机场乘了2小时巴士后,我们便来到位于池袋的东横酒店,房间是哥哥的女友明子小姐替我们订的,虽然谈不上很豪华,不过还算可以啦,最重要是便宜嘛。
    我们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时多,日本的白天比香港来得短,这种时间天色已经黑黑漆漆的,好像香港晚上九时一般,由于也去不了太远,于是我们一行人放下行李便一起到距离池袋只有数个车站的原宿游蕩,四处逛逛。
    以东南亚来说,小芳最喜欢去的还是日本(台湾的朋友对不起啦),虽然已经是第三次去,仍是觉得很新奇的。
    这天没什么特别,只是到了晚饭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风波。
    「小芳,晚饭去吃什么啦?」以为我是日本通,小仪什么都来问我。
    「嗯~来日本当然是吃鱼生啦~」小芳是超爱三文鱼的

    「不吃不吃,我最讨厌生吃的了,选别的!」阿鄙摇头。
    是吗?拍拖这么久都没听你说不吃生的啦,只是怕贵吧?
    我又提议︰「那去吃铁板烧吧?」
    「太热气了啦~不要不要~」阿被又反对。
    「好啦好啦~那你选好了!」我开始觉得烦了。
    「难得来日本,当然是吃一点有日本风味的吧?」阿鄙一副老行家的样子︰「在电视剧看到时都很想试试的了,老远来到当然要感受一下~」
    结果……我们首餐吃的竟然是站在街边吃的拉. ……还要北风呼呼,冷得要命。
    小芳绝对不是看不起这种食物,亦没有不满人家的饮食文化,但……着实谈不上喜欢。
    再加上小芳的朋友亦在场的啊,给人家知道小芳的男朋友是小家鬼,真是什么面子都没有啦~
    女孩子可以在朋友面前没面子,但可绝不想自己的男朋友在朋友面前没面子的啊,连这个你也不明白吗?
    最惨是小仪在问阿昌的时候,人家的男友想也不想便说︰「没关系,你吃什么我便吃什么。」
    北焙怎会相差这么远的哎~~
    可能你会说︰「小芳,人家有钱当然可以潇洒一点,也不要太向钱看嘛。」
    重点不是在于这个啊,而是态度问题,小芳自问不是太贪钱的人(那一点点贪就总是有的嘛……),不会斤斤计较物质享受(事实上最近大部份空余时间都在家中写文章,根本没用什么钱),但没钱亦一样可以很浪漫的啊~(不要告诉我在街头吃拉不是很浪漫吗?这只是你们男生一厢情愿的想法)
    在这种时候,看到人家男友跟自己男生的质素相差那么远,我真是无地自容啦~><
    唉~算了,谁叫男友是自己选的,又不是指腹为婚,就自己承担好了。
    吃完晚饭后,由于时间已经不早,外面又冻,所以大家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点日用品后便打道回酒店。
    回程途中小仪突然拉了我往一旁,粉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的问我︰「小芳,你有没有带那个哎?」
    「那个?卫生用品吗?」我好奇的问。
    「不是哎,是那个……」小仪手指弯着,尴尬的说道。
    哦~是套套吗?大家女孩子不用不好意思哎。
    我摇摇头,反问她︰「刚才到便利店又不买?」
    小仪的脸更红了︰「我找过了啦,找不到呀,又不会问人~」
    是这样的吗?原来日本的便利店不像香港,套子不会放在很起眼的地方。
    我笑说︰「没套子更爽啦,不要用~」
    小仪嘟着小嘴︰「不行啊~待会有了怎么干啊。」
    我取笑她说︰「有了便生下来心,你男朋友姓王,到时候孩子叫王日生,纪念你们在日本爱爱而生,不是挺浪漫吗?」
    「你还好意思拿这种事来玩笑呢~」小仪不满的说。
    哈哈~小芳是挺有幽默感的啦。
    「两个女孩子小声说大声笑的,在说什么私语啦?」就在我们开玩笑的时候,走在后面的两位男生问道。
    「哦~小仪说今晚没套子怎么。……」语没说完,我的嘴就已经被小仪封着了。
    回到酒店后我们各自返房休息,我拿起黑色的大背包,整理一下这几天要穿的衣物,日本比想像中冷,幸好小芳早有準备,带齐各种保暖的外套来,我一面收拾一面对阿啦说︰「你先洗澡吧。」女孩子洗澡比较费时,所以我一向都会让阿啦先洗。
    安顿好行李后阿啦又还未出来,无所事事扭开电视一看,都是无聊的清谈节目,又没我心爱的木村,没意思得很。
    哎~突然想写文章哎~怎么去玩都想起这种事,难道小芳已经接近病态?
    过了一会阿啦洗好后便轮到小芳,这间酒店的房间不大,反而浴室挺阔的,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我脱光衣服,把刚才在便利店买的温泉素撒在水中,好好泡一个热水澡。
    呀~好舒服哎~虽然其实和在家中泡没什么分别,但身处外地,感觉就是不一样的。
    泡在暖暖的热水当中,我突然想起刚才小仪的说话。
    没有套子,不知道是否还在做呢~呵呵~明天一定要问问她~
    想到这里,我竟然又联想起两人爱爱时的情况。
    不知道会是阿昌在上面,还是小仪。……哎~我在想什么了~不要这样变态哎。
    不过愈是不想就愈觉得好玩,摸摸浸在水中的下面,竟然也有一种热热的感觉。
    哎~小芳你怎么了啦~你自己也有一大个男朋友在外面啊,何必要去幻想别人的呢?
    对,我心爱的男人就在等着我呢~

    我抹乾身子,正预备把小裤裤穿上的时候,望望酒店提供的蓝白色浴衣,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
    这种日本式的浴衣以前在北海道时穿过一次,腰部的带子是从前面穿的,所以胸部和两腿之间的交叉口都会露一点点出来,如果里面是真空的话就会有若隐若现的效果,是超性感的啦~
    好吧好吧~就看在是外游,多给你一点点好处吧,我放下内衣,连小裤裤都没穿,直接把浴衣围在身上,而且腰间的带子亦故意松一点点,这种衣不称身的感觉是很诱人的啊。
    当然还不会忘记弄湿一点点发尾,作一个红唇半张的姿态,去引诱我的小情人。
    「老公~刚才不小心在浴缸滑了一滑,好痛啊~」我一拐一拐的从浴室走出来,以近乎呻吟的声线,一面按着大腿的内侧说。
    谁知……这死鬼已经在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根本没听到我的说话。
    可恶哎~我用力地在他的屁股狠狠打了一下,阿臣立刻惊醒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地震吗?」
    我没好气的说︰「不是啦,我刚才在浴缸了一跤,痛死了啦。」
    「是吗?没事吧?」虽然阿啦为人不算细心,但听到我弄伤了,还是紧张的坐起来。
    「痛啊~」我心甜丝丝的,装作痛痛的坐下,同时把白白的右脚提起放在床上。
    由于里面没小裤裤,两腿这样分开浴衣就自然会拉开一大条隙缝,中间的毛毛亦不知不觉的跑了出来。
    这样子……是不是很性感呢……
    但阿啦室像完全没注意到面前的美景,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我手摸着雪雪呼痛的地方。
    「没事嘛,又没红肿。……」阿苯查着说。
    我不满的说︰「但人家真是痛嘛,难道你想我瘀黑一片才安乐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替你涂一点药膏吧?」说着阿啦硫拟旅行袋拿出一支红白色的药膏,替我在大腿侧按摩着。
    哎~好冷啊~明明是没事的,又要涂药膏,谁叫自己要撒娇呢?
    「这里也痛~」我指着高一点说。
    「好好好~大小姐~」阿被盾手愈涂愈高,已经非常接近那个位置,而我的浴衣亦大大的打开,小毛毛几乎都全跑了出来,从你这位置连小穴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吧?
    「哎~好冻啊~」为了加强吸引力,我还故意发出了两声娇滴滴的喘气。
    「药膏是这样的啦,谁叫你自己不小心。」阿背笑说。
    「哎~轻一点~痛啊~」我加强攻势。
    「没那么痛吧,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这样子,你现在好像小猫叫春呢~」
    那……人家的确是在叫春嘛……
    同一时间,我亦稍稍拉开胸口的布,让漂亮的小乳晕不经意的暴露出来。
    对,是要不经意,这是最重要的啊~
    大腿内侧本来就是小芳的性感带,习惯了药膏的冰冷感觉后,我便逐愈感到一阵舒适,被阿啦庞手在敏感的地方温柔的按着,我的下面好像有点点湿了。
    这样挺不错呢……
    但阿啦室像完全没在意到我的反应,按了一会便说︰「好了,没什么的,睡一觉明天便没事了。」
    就这样?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小芳和平时有点不同吗?
    他连瞄都没瞄我胸脯,拉起被子便说︰「早点睡吧~」
    呜~不是吧,难得来到外地啊~
    我没法子,只有像一只小猫儿一般,钻进被窝当中,把胸脯挨向他的背脊,小声在阿啦边说︰「哎~我们忘了带那个来啦~」
    「什么那个?」阿鄙又是问着和我刚才同一问题。
    「套……套子哎。」我面红红的说。
    「要套子干么?」阿鄙问。
    要套子干么?这种问题还用问?你以为是生日派对吹气球吗?
    「就是……没套子很不方便的嘛……」我的意思是,今天可以不用套子啊,你这样还不明白?
    但阿啦说︰「那就不要胡思乱了嘛,今天乘了一天飞机,明天又要早起,早点睡吧~」然后又是抱头大睡。
    这。……这是什么啦~想起当初每次见面都是吻吻抱抱,单是求我让你摸摸胸脯已经求上半年,现在玩厌了,就连眼也懒得望上一眼?
    这是什么男人啦!!
    我气得想哭,但又无可奈何,坐在床上等了一会,发觉阿啦本全没在意,一气之下穿回衣服,跑到大堂去。
    「你要到那里去啦?」在我开门时阿啦问我。
    「上网!」我生气的说。
    这儿的酒店在大堂设有两台电脑可供客人使用,十分方便,我看着没事可做,便跑下去玩玩。
    哼~以为小芳就只得你一个吗?我的男朋友可多着啦~
    我输入风月的网址,看看有没有新的回应。
    什么?前一天贴的侨儿篇才这么少回应?小芳已经声明外游,怎么送行的人还那么少,哼~这些男人,平日又说怎样怎样爱小芳,都是空口说白话的啦~
    男人就是这样的喔,我都习惯了~
    反正来了,顺道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文章吧……这儿都是日本人,没人会知道我在看什么吧~
    就在我兴致勃勃的看着色文的时候,一把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这么晚还没睡吗?」
    啊,这不是……?回头一看,果然是小仪的男友阿昌。
    「是啊……我睡不着……你也没睡吗?」怎么了啦,怎么会口吃的啊。
    「嗯,小仪说想吃点甜东西,所以我到旁边的便利店买点巧克力。」阿昌提起手上的小胶袋说。
    啊~真是太温柔了~怎么阿啦率是这样的呢~(泪)
    「在看小说吗?」阿昌好奇的瞄瞄萤光幕,笑笑的说。
    「是啊……」等等……我正在看……色文啊……当我发现萤光幕上全都是「呀」字的时候,简直想把头埋进地下。
    你也一定看到了吧~我想死啦……
    我满面通红,慌忙把画面关掉,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没什么好看的,我也要睡了。」接着便随着阿昌一起乘升降机回房间。
    不知怎的,在窄小的升降机内和阿昌单独一起,我的小心髒竟然一踫踫的跳着。好像……初次和男生一起的感觉。
    不是吧,小芳芳,虽然这男生挺俊的,但他可是你好朋友的男友啊,而且你的男友又在房间,不会有这种不好的想法吧~
    不、不会,一定是刚才被阿啦闰得舒服了但又没发泄,一时欲求不满而出现的幻觉,你可是个纯洁的好女孩啊~
    由于现场气氛实在是尴尴尬尬的,于是我随意拉个话题︰「你跟小仪拍拖很久了吗?」
    阿昌笑笑的说︰「有五年了……」
    五、五年?那不是比我跟阿啦认识还久,怎么还可以像刚认识时那么恩爱?
    小仪也真是太幸了啦~(羡慕)
    「明天去游乐场吗?」阿昌笑笑的问我。
    「嗯。」你说去哪儿都可以的啊~
    不行不行~小芳你怎么了啦~要清醒一点嘛!
    但到了我的房间门口,阿昌一个小小的举动又把我的心溶掉了︰「小芳你爱吃甜的吗?这个给你吃吧?」说着便从袋中拿出一盒粉红色包装的草莓口味巧克力给我。
    你……你送巧克力给我……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小芳你想太多了啦)
    「晚安!」最可恶的是临别时还要附上一个迷人的笑容~
    噢,太棒了……我有预感这故事会变成小芳出墙记……
    接着的一天,我们一行人按照原定行程到富士急游乐场玩,本来小芳是超想去?士尼乐园探米奇老鼠的啊,但那个死人阿啦又说︰「都这么大了还看什么老鼠,富士急有全日本最快的过山车,当然是去那儿啦~」
    「过山车也不错喔。」个子小小的小仪居然又成。
    结果无可奈何之下,我只有跟随大队乘二个小时巴士,来到这个位于富士山附近的大型游乐场。
    当日的天气冷得要死,游乐场附近的气温比东京市区还要低,望着那高得几乎看不见顶的过山车,小芳顿时呆住了。
    「这个叫FUJIYAMA的过山车,全长2045米,最高点离地79米,最快时速130KM. 」阿鄙一面看着游乐场的地图一面说。
    乘这个……我肯定会死……(我可是超胆小的啦)
    「我投降!」我第一个举手退出。
    意外地,阿昌竟然也放弃︰「我也不能坐。」
    「是吗……那我们两个去吧……」小仪望着阿啦说。
    「嗯,那去排队吧~」这死鬼根本完全没理会我啦~
    这天并不是假期,人没太多,大慨排十分钟左右便轮到阿啦他们了,看到自己的男朋友高高兴兴的和别个女孩子登上过山车,我真的有点不是味儿。
    算了,反正现在我也是和你的男朋友一起,单是以样貌计算我都已经赚了吧~(这个有什么好高兴的><)
    我好奇的问阿昌︰「怎么你不玩的?」
    阿昌笑笑说︰「我的心髒不大好,不能乘太刺激的玩意。」
    原来是这样的吗……好浪漫啊……(小芳,人家有病有什么浪漫?这个你就太不了解女孩子了,男人不一定要所有事都完美才是好的哎,完美的男人有一点点缺憾,反而可以激起女生的母性本能,会份外怜惜的哎,当然如果你又没钱又不帅又病就题外话啦~)
    「听小仪说你是做医生的,诊所在哪里啦?」听到阿昌身体不好,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于是转个话题。
    「在旺角。」阿昌回答说。
    我开玩笑的说︰「不会是妇科吧?」
    谁知,这个只是纯粹说说笑的问题,阿昌居然答︰「也有哎。」
    哗啦啦~不是吧~你这么俊,那些女病人不是爽死?(小芳你好粗鲁啊~)
    我瞪大眼楮问︰「那……你不是看过很多女孩子?」天~我竟然会问好朋友的男友这种问题。
    阿昌不好意思的说︰「也不是太多,一般女病人都很少会找男医生的。」
    不会不会,你这种样子,我想就是来看头痛的都会主动顺道检查胸部。
    我大胆的说︰「那些女孩子在你的面前脱光光的,会不会不好意思?」
    阿昌笑笑回答︰「不会的,看病嘛,医生是不会抱着有色眼光看病人的。」
    是这样吗……连我也有点想脱衣服给你看了,我问着说︰「那有没有名片呀,下次有什么事去找你~」
    「今天没带在身,小芳你这样健康,不会有什么事的啦。」阿昌笑说。
    以防万一嘛~没事就不可以看医生的吗?
    就在我和阿昌谈得高兴之际,那死鬼又回来了︰「哗~太好玩了,想不到那样刺激的。」
    那就再坐一次吧~我心想(怎么阿啦敲而好像成了第三者一般)。
    「接着要玩的是这个,时速172KM,是全世界最快的过山车!」阿鄙磊着地图说。
    又是过山车吗?好好好~反正我和阿昌不能坐的就什么也好~
    就这样,那些什么跳楼机我和阿昌通通pass,只玩了一点都不可怕的鬼屋和摩天轮。
    不过,小芳可一点也没不满,反而有一点点开心的,因为阿昌实在是个健谈的人,学识又多,和他一起聊天真是一件乐事

    而且,还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到了晚上六时左右,我们一行人抱着疲惫的身心踏上归程,在游乐场跑跑看看的一天,老实说是比平日上班更累的。
    「今晚去那里吃啦?」回到池袋附近,要解决的又是这个问题。
    「我要吃寿司!」今天我是坚持的了!
    「好吧好吧~看着你今天都没玩过什么的,就顺顺你意思吧~」阿被笑说。
    哼~当然要啦~今天还不让我吃我独个回香港啦。
    晚饭后,我们便再次回到酒店休息,经过大堂时小仪拉着我说︰「小芳,这里的11楼有大浴池的啊,不如一起去浸浸吧?」
    我看一看,什么?是男女分开的?这有什么意思?(小芳己经是一个变态啦~)
    不过在抵不住小仪的再三拉拢下我还是陪她去了,这儿的浴池不是太大,不过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可惜就只有女孩子啦,唉~
    肉帛相见,两个女孩子很自然地又谈到那方面的问题,我笑着说︰「后来怎么了啦?」
    「什么后来?」小仪奇怪的说。
    「就是昨天那个哎……」我学着昨天小仪的手势,圈着手指说。
    小仪明白我的意思,满面通红的说︰「有什么怎样,还不是这样子……」
    「那即是怎样?有没有做了?」我对这个是挺有兴趣的。
    小仪不好意思地点一点头,说︰「有哎,他还说没套子舒服一点,来了两次……」
    两次吗?多好啊……
    我继续问︰「小仪你们一向都用套子的吗?」
    小仪摇一摇头︰「也不是,我的排卵期挺準的,安全的时候就不用。」
    「不用吗?那是不是射在外面?」我愈来愈有兴趣了。
    「当然了啦,始终有危险的嘛~」小仪红着脸说。
    「那不是……把肚子都整污了?」我是挺讨厌那种黏黏的感觉的。
    「是哎~连胸部都有哎~」小仪在自己的胸前比划着。
    那么远。……不是挺利害~(汗)我不禁想像阿昌压在上面,小仪被干得呱呱大叫时的情况。
    「不要只是说我的,也说说小芳你嘛~」小仪也反攻着。
    我?算了吧~已经输得很惨了><不要落井下石~
    浴后我们一同穿起浴衣,由于只是乘升降机回房间,所以我们也不怕就这样子出来,只是到达房间的时候小仪突然拉着我︰「对了,昨天登记房间的时候你和阿啦庞顺照都放在我这里,先拿回给你。」
    「不用了吧,你替我们保管着吧。」
    小仪摇头︰「不好,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自己拿着的好,你等等我,我拿回给你。」说着便按动门铃,很快阿昌就从里面打开门。
    「你好……」怎么搞的,看到人家的男朋友,我的脸又红了。
    「我把护照拿回给小芳。」小仪一口气的跑进去,而阿昌亦礼貌地请我进去等。
    「哎~放了在哪里呢~」在小仪翻着手袋的时候,我脸红红的站在一旁,只见阿昌的视线亦偶有在我穿着浴衣的身上游走,害得我好不害羞。
    哎呀~早知会这样子,刚才里面就不要穿内衣啦……
    很不幸地,小仪很快就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小芳,给你!」
    没有藉口再留在房间,我也只好乖乖的离去。算了吧小芳,难道你以为这是你写的色文,他们会留你下来3p吗?不要妄想了。
    世事就不是那么如意的啦~
    回到房间后,竟然看见阿啦在看酒店的A 片,他一看到我回来便说︰「芳,这个好看喔,一起看吧~」
    哼哼~已经有一个身材这样标準的大美女在你旁边,还要看这种片子?你去死吧~
    「我才不看~」我面黑黑的跳上床上盖上被子蒙头就睡,虽然后来阿啦有那个要求,但我才不会理会他。
    那些A 片的女孩那么好看,你去找她们好了,不要找我~
    接着的一天明子小姐特地请假驾车载我们到横滨玩,晚上还到了超浪漫的彩虹桥,大家都尽兴而归。
    到了第四天,我们没有特别节目,只是在新宿涉谷一带买买衣服和四处看看,享受没压迫感的悠扬假期。
    期间我觉得阿昌真是愈看愈棒的,不但做事细心人又蛮风趣的,数天的接触我都看不出他有什么缺点。
    那当然,作为一个善良的女孩,我可没什么企图的哎,也没想过要抢人家男友,只是纯粹抱着欣赏的目光。
    不过想起来都有一段时间没露露自己了,最近乖乖的写文章连出街也少,真的很久没「出动」了。
    今次的目标这样棒,不如……那种久违了的变态心理又再次出现在小芳芳的心里。
    女孩子到日本旅行,除了买衣服外,护肤品亦是必要的项目之一,在日本买小芳爱用的FANCL 比在香港买整整便宜一半,当然要大量入货。而买这种东西男生在旁也挺无聊的,于是我们便定下两小时的自由时间,我和小仪去买化品,两位男生则自行去看电器产品。
    「小芳,这种饼乾的盒子很漂亮啊~」当天是日本的白色情人节,街道上除了一对对的小情侣外,包装精美的小礼物亦满街都是,听说日本的女孩子会在这天送饼乾给心仪的男孩子,以表示自己的爱意。
    看到样子那么可爱,我和小仪也选了一点,而在经过一间毛衣店子的时候,小仪突然拉着我︰「小芳,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嗯?是毛衣吧?」我望着那挂在架子上,像一个小套子的毛衣说。
    「我都知道是毛衣,但这种东西那么小,用在那里啊?」的确这毛衣大小只有一点点,像下雨天包着雨伞的套子。
    就在我俩把目光都放在这奇怪东西的时候,店子的老也留意到我们,他走出来用日语笑嘻嘻的说了一大堆,但我们根本一点都听不明白。
    老知道我们不是日本人后便更肉紧的向我们解释着,接着还把其中一个拿下来,放在自己下体的位置。
    不……不是吧……这个是……小弟弟用的毛衣?怎么那样变态?
    我俩知道了神秘毛衣的功用后害羞得满面通红,小仪拉着我便要跑,但我说︰「这个挺有趣啊,香港肯定没得卖的,不如买一个?」
    小仪面红得大叫︰「不是吧,买这种东西?」
    我笑笑的说︰「一人买一个,让男朋友穿上不是很好玩吗?」
    「不过。……很变态嘛……」
    「不用害怕啦,又不是小孩子~」说着我便把小仪拉回毛冷店,开始慢慢的选购。店子的老看到我们想买也是高兴不己,不断游说我们买一些颜色鲜艳的。
    买这个……其实挺好玩呢~
    我随意选了两个红红绿绿的,倒是小仪犹疑不决的,搞了很久也没选上,我问她︰「不是吧,这种东西又不会拿出来看,还要选款式?」
    小仪满面绯红,连忙说︰「不是哎……我不知道要选多大的……」
    不是吧?你们经常爱爱,怎会连男朋友是什么号的都不知道?我奇怪的说︰「那阿昌多大就买多大嘛?」
    小仪不好意思的说︰「那应该是……长大前还是长大后?」
    长大前还是长大后?哦~你是说硬起前还是硬起后吗?的确相差是不小的呢~
    我说︰「应该是平常的状态吧?毛冷有点弹性,硬起来也应该放得下,太大穿不上就不好了。」
    「嗯,是吗……」说着小仪便选了两个中间码的。
    哦……原来阿昌的SIZE是这样的吗?呵呵~知道了~

    「今晚就要阿啦母~」我笑得满开朗的。
    「嗯……我觉得好像白花了钱啦~」小仪还是面红红的。
    情人节收到这种礼物,我想男朋友一定也会很高兴吧?(呵呵)
    当到了约定的时间再次看到阿啦两人时,我和小仪都不禁把目光放了在对方男朋友的那个位置上,偷偷地相视而笑。
    穿上了一定很可爱呢。
    这个是你们男人不会明白的了~
    然后到了晚上,由于明天就要回香港了,于是阿昌便提议︰「今天是最后一晚了,这几天多得小芳的带领,就让我来请客。」
    带领?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过啦~
    你也真是太客气了。
    就这样,我们一行四人去到一间装修十分漂亮的日式烧烤店,这儿是谧阋玢助型式,在限时内可以随意吃多少,而且因为饮料亦是没限制的关系,我们都喝了不少平时在香港较少见的清酒。四人当中以小仪的酒量最差劲,才喝了一点点就己经满面通红,醉呼呼的依在阿昌的身旁。
    而阿啦虽然是男孩子,但情况也好不了多少,面红得像关公。反而小芳没什么事的,除了头有点晕外其余就一切正常。
    「小芳你很利害呢~」阿昌笑着对我说。
    「当然了眼~我可是超强的旁~」我自以为是的说。但刚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男人就总是喜欢柔弱一点的女生嘛,近年和阿啦庞冗情好像有点停滞不前的,会否是因为与小芳过份独立,少了让他表现自己有关呢?
    这种时候,其实我还是应该像小仪一般,小鸟依人的挨在男友身边,这样会可爱一点吧?
    我真要好好反省呢~
    饱餐一顿后我们便带着浮浮的脚步回酒店。可能是太累的关系阿啦一回房就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连洗澡也不愿。倒是小芳仍精神奕奕的,一点睡意也没有。
    无所事事,不如上网看看各位亲爱的读者有没回应愣,我向阿啦褪待一声后便又再次跑到大堂。
    到风月一看,怎么还是和那天一样17个原封不动的,kiss更糟,才3大个,唉~男人都是没良心的啦~
    就在我口里喃喃咒骂之时,地球上唯一的好男人又再次出现在我背后。
    「还没睡吗?」说话的当然是阿昌。
    又踫上了,我们挺有缘啦。「嗯~睡不着下来看小说。」我面红红的说。
    「小芳你挺爱文学呢。」阿昌居然夸奖我。
    哈哈……只是色情文学吧~为了不让他看到画面,我故意拉开话题︰「你也没睡吗?」
    「小仪的头有点痛,我到便利店给她买点头痛药。」
    「她没事吗?」我担心的说道。
    阿昌笑说︰「没什么,只是喝太多酒了吧。」
    「嗯,我也想买一点甜吃的,一起去吧?」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啦。
    可能是紧张吧,一路上跟阿昌都没什么话说的,心在踫踫跳。
    他可是好朋友的男友啊~小芳你怎么了啦~不过又真的很喜欢。……
    男人看到欣赏的女生大慨第一件事就是想和她干那种事吧?不过女生是不同的啊,可以在对方面前表现一下自己,被称一下就十分满足的了。
    当然像小芳这种变态女孩,就更会想露露胸脯啦~
    来到便利店我们各自选了些小东西后便折回酒店,路上我不断在想︰「小芳呀~再不说话就没机会的啦~胆子要大些嘛~」
    于是我鼓起勇气,大胆的说︰「前天我跟你说看病的事,回香港直接到诊所便可以了吗?」
    阿昌惊奇的说︰「小芳你有病吗?」
    我面红红的说︰「嗯~最近胸部有点怪怪的,不知有什么事……」
    「是哪儿?」
    「是……乳头附近……」哗啦~终于说出来了啦~
    阿昌一听,样子明显有点不好意思︰「是这样吗?我诊所还有一位女医生,可以替你检查一下。」
    不是你来吗?那就没意思啦……对于阿昌的答覆,我暗暗失望。
    回到房间后我对阿昌说︰「我也想看看小仪。」想亲近阿昌是事实,不过担心好朋友亦是真的。
    「好喔,进来吧。」阿昌礼貌的说。
    进入房间后只见小仪安静的睡在床上,身上的酒气没散,俏脸还是红红的,像个小娃娃的十分可爱。
    「我买药回来啦……」阿昌小声的在小仪耳边说,但她似乎睡得十分死的,一点起来的样子都没有。
    「睡得这样好,没什么事吧。」阿昌也不想吵醒女友。
    「你跟小仪的感情真的十分好呢~」我一屁股坐在椅上,一点离开的打算都没有。
    阿昌想不到我会这样子,表现得有点错愕,笑笑的跟我说︰「跑了好几天,小芳还是一点都不累呢~」
    这种说话的意思明显是︰「晚了,早点回去睡吧?」我当然不会听不懂,但体内强烈的暴露欲望已经叫我不能控制,我装着没在意,又把话题返回胸部去︰「喔,刚才说胸部那事哎,其实是要怎样检查的呢?不如你教我哎~」
    阿昌的脸色显得有点不自然︰「这个吗……但你是小仪的朋友……」
    「你不是说过医生是不会抱着有色眼光看病人的吗?那是不是朋友有什么关系?」我强词夺理的说。
    「嗯……那好吧……」阿昌没奈何下终于答应了。
    呵呵~成功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你面前脱衣服啦~
    我一件一件的脱去外衣,连粉红色的胸罩也解下来,把那一双不大但好看(自称)的乳房光脱脱的暴露在阿昌的面前。
    当乳头一晃一晃的露出来时,我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怎样?也不会太差吧?
    阿昌倒是十分专业,面上也没现出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很细心的盯着我的乳房看。
    你到底看过多少对波波了?我真的想问。
    阿昌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你先把双臂放下来,然后双手握着腰部。」
    我按照他的说话做,还故意把腰挺起,让小小的乳尖高傲地耸立着。只见他细心的观察小芳的乳房在形态和大小有没有变化,然后又着我举起双手,看看外形和轮廓是否有不正常。
    很认真呢……你到底是在研究还是在看啦~
    「没什么问题喔,你试试把手放在后脑吧。」我又是照做,把双手压着后脑,上身向前弯着,一对乳房便垂了下来,两颗乳头彷如吊着一般,微微抖动。
    嗯,这个姿势就算是胸不大的都会有看来大一点的效果,所以我是挺喜欢的。
    阿昌看了一会说︰「看形状应该没什么问题,你试试用手指轻轻压着乳头吧。」
    阿昌告诉我这是为了检查皮肤上有没有点状凹陷,乳头是否有分泌物,于是我稍稍用力向左胸的乳豆旁边捏弄,而且还故意微微用力向上挤,让乳头看来坚挺一点。哎~这样在男生面前玩着自己的乳尖,真的很兴奋哎~
    「这。……这样可以吗?」我微微的透着气,轻喘的说。
    「没事啦,没分泌物也没出血。」阿昌看着我那浅啡色的乳头说。
    当然了啦,本小姐又没怀孕过,乳头漂漂亮亮的,哪会出什么血~
    「到这边吧。」听着阿昌的说话,我又开始挤弄右边的乳房。
    呀呀~这样简直是在男生面前自慰啦~
    下面暖暖的,不会是湿了吧?
    阿昌摸着自己的下巴,问我︰「十分正常喔,你说的硬块在哪里?」
    我指指右边乳头旁的位置,在乳晕旁划了一圈,羞着说︰「大慨是这里。」
    「是吗?感觉很明显吗?」
    「嗯~我不懂解释啦,你给我看看吧?」我故意说。
    「也好,让我检查一下……」哎~终于都要给摸啦,要温柔一点啊~
    我兴奋的挺着胸脯,预备给心仪的男生摸摸……应该是检查,谁知这个非常专业的医生先生,竟然连出外旅行都有带备手套,只见阿昌从旅行袋拿出一双白色的手套带上手上,才开始接触我的乳房。
    怎么不直接摸啦,我的皮肤挺滑的啊~
    唉,算了吧……其实这样也很满足的了。
    当阿昌那略带冰冷的手指头触踫到我胸脯肌肤的时候,我情不禁地震了一震,之后他专心地在按弄乳头旁边的软肉,弄得我痒痒的。
    有多久没有……被男朋友以外的男生摸了……
    好舒服啊……低一点。……中间也要哎……
    但很可惜,阿昌的手指几乎摸了我的整个右乳,偏偏就是没接触到的间乳头。
    当然了啦,人家只是检查啊,你以为是在爱抚吗?
    阿昌的手指由腋窝开始轻轻的向胸骨按下,由上而下,直至到达乳房下乳腺的位置,完成了最外面后便把手指移向内面少许,再由上而下,如此的动作重覆了很多次,直至把整个乳房都摸遍了。
    我想小芳胸部有多少脂肪他都一清二楚了。
    其实阿昌只是很正常的去检查,但因为想着面前的是好朋友的男朋友,加上小芳本身又爱暴露,这个过程带给我说不出的快感,弄得我一直紧紧夹着双腿的,全身也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其实左边也好像有硬的,不如双手一起来吧……这句话就是说不出来。
    经过一番抚弄,我的乳头已经完全的挺立起来,阿昌当然也不会没察觉,只是大慨看惯了这种场面,没什么大反应。
    当他的尾指稍稍不踫到硬了起来乳头时,我更是忍不住哎了一声出来。
    「弄痛你了吗?」阿昌看到我的反应说。
    「一点点。……其实我不是太习惯这样……」我满面通红的说。
    阿昌点点头笑说︰「第一次检查是这样的了,不用害怕,我看没什么问题哎,应该是你过虑吧?」接着他便把手离开我的胸部。
    完了吗?人家可还要啊~我以右手托着乳房,嘟着小嘴说︰「真的没问题吗?
    但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妥啊……」
    「那你躺在床上,让我再检查一下吧?」
    躺下来?不行啊,小芳的胸部小,躺下来就没什么可以看的啦(泪)。
    为了不在阿昌面前自暴其短,我连忙说︰「躺在这儿不大好吧……万一小仪醒来以为我们在做什么就不好啦,刚才你的手法我大约都知道了,我还是回房间自己试试吧。」小芳还好意思说这种话啦,这时候小仪醒来,我都己经是死定的了。
    阿昌听到我终于肯走,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这样也好……」
    我赶快穿回衣服,期间一面说︰「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的哎……」
    「是什么呢?」
    「要怎样……才可以健胸……」我扁着嘴说。
    阿昌听后露出和睦的笑容说︰「小芳你不用健胸啦,已经很好看了。」
    呵呵~经过专业人仕定,小芳是「已经很好看」的啦。
    「那……我走了……明天见……」
    「嗯,晚安。」
    走出房间后,我只觉得小心髒踫踫的跳,好像刚刚偷情了一般。
    摸一摸,连下面也湿透了,这个真是太兴奋啦……大慨比爱爱还要刺激吧?
    但在我再次回味刚才那兴奋情形的同时,内心又像那些刚鬼混完的男人一般,有一点点后悔和害怕。
    刚才也真是太过份了啦,如果小仪突然醒了,小芳不但会失去好朋友,甚至连男朋友也可能会没掉。
    太刺激的游戏,往往就会在结束后害怕。
    而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更是大吃一惊,阿臣翟了!
    不会是知道了我在跟别个男人鬼混,一怒之下独个离开了?
    虽然明知这个可能性甚低,但我仍是很怕的,这就是所谓作贼心虚吧。
    如果他不要我怎么办啊~小芳可是没人要的啦……
    这段时间其实大慨只有数分钟,但对小芳来说就好像很长似的,所有不好的想法都像火山爆发一般,在我脑袋中左穿右插。
    「小芳想不到你是这种人,连朋友的男友也不放过~」
    「你这个淫妇,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小仪哭着和阿啦穷怒的样子像放电影一般,不断重覆着。
    幸好担惊的时间也不是太久,我在房间呆了一会,阿臣伶回来了。
    阿北一看到我便立刻气急败坏的说︰「你到了哪儿去啦~我看你上网那么久没回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到大堂找你又不在~」
    望着一向慢吞吞的阿啦少有的大发雷霆,我的内心顿时觉得内疚得不得了,就在我跟别个男人胡混的时候,我的男朋友竟然为着担心我而四处奔走……
    像我这种女孩,怎么值得你这样……
    像我这种女孩……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涌上来,咽呜地说︰「我……上网一会便到便利店买点吃的,之后到了小仪的房间。……」
    阿北以为把我骂哭了,心头一软,反而安慰我说︰「我不是骂你,只是真的担心……」
    不……我就是喜欢你骂我……我就是喜欢你管我……
    我以后都不会这样的了,我说过。……以后不会让别的男人踫我,我是属于你的……
    刚才的事我不能瞒你,就是明知你会生气也好,我也要告诉你,我要向你坦白……
    「北长我刚才……」就在我正想向男朋友表白和道歉的时候,他温柔的说出这样的话︰「算了吧……小芳我不会介意你做你喜欢的事,只是不要让我太担心就可以了……」
    嗯?是吗?原来你是不介意的吗?早说嘛~
    回到香港以后,再去阿昌的诊所检查一下好了,我想下次会是阴道炎……
    接着,我和阿啦诬渡过了一个浪漫的晚上,不过因为有读者表示不愿再看小芳跟男友痴缠的肉麻情节,所以就暂且略过。
    之后的一天我们早早起来收拾好行李,踏上回程之路,途中我还担心跟阿昌的事会不会穿帮,谁知在上洗手间时,小仪已经主动跟我说︰「没什么事吧?」
    我笑着回答︰「当然没事铀,我的酒量不错的嘛~」
    但小仪出乎意料的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有没有自己检查了啦?」说时还盯着我的胸部。
    不是吧……你知道了……?我吓得脸色惨白,战战兢兢的说︰「还……
    还好啦……」
    小仪笑说︰「今早阿昌都告诉我啦,不用不好意思啊,大家都是女孩子,我明白的~」
    呀呀~连这个也向你报告吗?这个果然是不会偷吃的男人啦,我面红说︰「小仪你不会生气吗?」
    她又是瞄瞄我的胸部,轻松的笑说︰「你的……当然不会~」
    北焙你简直是在说小芳的胸部一点威力都没有,才不用担心啦~
    我……我想死啊……
    然后她又笑笑的在我耳边说︰「昨天早睡了,都没送礼物,昨天买那小衣服回香港后一定要迫他们穿,然后用数码相机拍下来,下次交换看怂?」
    噢?这样行吗?这样不是可以看到阿昌的……,挺好玩呢,阿臣要难为你一次了~
    就是这样,小芳的五天日本之旅就样结束了,说起来今次没有探米奇老鼠,也没去吉蒂猫乐园,真是太失败了啦~希望有机会再来吧~
    什么?很闷吗?小芳写的都是差不多这样子的啦~想刺激的去看老刘先生的「姐姐的房间」吧,那个满好看的

    886~
    暴露自己-东京之行完
    后记
    一直以来自觉写「暴露自己」最难的不是暴露的过程,而是如何把过程合理化,以自己为第一身的故事,总不能像短篇集一般以「啊~有外星人,被控制了于是脱衣服」等情节,所以过程颇痛苦。
    现在重看最初的三篇也不禁会面红,内容真的很夸张……迟迟不续写其他的都是为了这原因,开始时没人认识小芳倒可以没什么顾忌,但今时今日大家都知道小芳是一个又可爱又漂亮的知性型大美女(笑),总不可能描写得太过份吧?
    现时「暴露自己」未完成的有「旧情人」等共5篇,由于故事未整理好所以还未能说什么时候可以贴上,总之是不日完成啦~(会不会变成不能完成?这个很难说。……)
    最后一提的是,由于要令故事轻松一点和给小芳暴露自己的借口,阿臣总是被描写得很糟糕的,其实现实里他是一个很棒的男生
    (否则小芳都不会跟着他啦~),在此再次对我这位为艺术(?)而牲的男友致歉,以后我会乖一点的嗳~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网站_日日撸网站_撸撸看_草榴社区永久地址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